Loading ...
Sorry,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loading the content.

《顫慄時空》 The Jacket

Expand Messages
  • Chien-Wei Weng
    故事一開始就是這樣演的:「我頭一次死的時候,我二十七歲」。真妙,打從《美國心玫瑰情》之後,就沒有電影敢在一
    Message 1 of 1 , Apr 23 7:45 PM
    View Source
    • 0 Attachment
       

      故事一開始就是這樣演的:「我頭一次死的時候,我二十七歲」。真妙,打從《美國心玫瑰情》之後,就沒有電影敢在一開頭就告訴觀眾:男主角會死。

      傑克是個倒楣的男主角,他應該是波灣戰爭英雄,但是卻陰錯陽差被槍傷而退伍。他還來不及享受到新生活,就被捲入殺警案,然後被判刑入精神病院服刑。他的慘事還沒停止,傑克當下成為醫生進行的秘密新藥實驗對象──其實,這不該叫做新藥實驗,因為這分明是一種非法的秘密實驗。這讓他的腦袋更混亂,更難以分辨現實與虛幻,體力也更加透支,讓傑克在各方面看起來都更像我們認為的那種精神病患。可是奇蹟出現了,傑克發現自己可以在另外一個時空醒來,擺脫原來的窠臼,更妙的是這種穿梭時空的能力,反而給他一個重新整理自我的機會,他得知自己即將在四天後死亡,讓他真的有的忙了!

      《顫慄時空》就像去年的《蝴蝶效應》,電影開頭的前三十分鐘都是後頭劇情如何前後呼應的線索,不過《蝴蝶效應》玩的是每做一次穿梭時空的改變,就會導致整個人事全非的大變動。《顫慄時空》在這方面玩的噱頭比較少,比較接近《似曾相似》的精神,穿梭時空其實是讓觀眾與主角一起找出拼湊出真相的拼圖。至於主角怎麼在時空之旅來回自如,這就不是電影的重點(想要搞清楚的人,可以趁機去重溫愛因斯坦的相對論)。

      影片利用傑克這樣的角色,一個萬念俱灰的人,因為想要扭轉自己的命運,進而從一個原本逆來順受的人,性格有了大幅度的轉變。而他的改變,也像一把在冬天燃燒的火焰一樣,開始讓週遭的人也跟著被影響。在故事背景所設定的冰天雪地當中,這樣的改變顯然是特別有趣的:對照於傑克所遇到的冷漠待遇,究竟是因為外在環境的關係,還是因為人際關係的疏離呢?假設是因為人際關係的疏離,這樣的狀況在所謂的精神病院反而是「正常」的,因為當傑克試圖跟其他病患交換心得時,還會有醫護人員禁止他們的交談──這樣無疑是更加深了精神病患與世隔絕的程度,讓他們更難康復。

      於是我們對於精神病患習以為常的「污名化」,認為他們的言行舉止都是無意義的瘋言瘋語,在劇情發展的後半部有著極大的關鍵。觀眾會發現,傑克不斷扮演先知,不斷指點眾人迷津(其實他穿梭時空到未來的結果),大家都對這個「瘋子」說的話半信半疑,結果都證明他是對的。但叫人莞爾的是,如果當初若不是精神醫師堅持認為他是精神失常,對他進行「非法實驗」,傑克也沒辦法扭轉這一切。於是一個被體制所誤解、排斥的人,最後卻成為整個體制救贖的關鍵。

      《顫慄時空》其實並沒有解釋任何時空穿梭的緣由,若說是一部科幻電影有點牽強,時空旅行的橋段也不是沒有人玩過,但是劇情在主角究竟是發狂、作夢、神遊太虛的「精神崩潰」狀態中,巧妙地挖苦了現實社會對於精神病人的踐踏:我們以現實製造了他們的病情,卻又無情地將他們掃除到社會的邊緣,對他們不聞不問,最後卻得靠他們來解救。

      究竟是誰比較讓人顫慄呢?



      請訂閱對本人經濟有所幫助的 影迷報
      我要訂閱


      Do You Yahoo!?
      登記免費的 @... 中文電子郵件 @ Yahoo! Mail.
      Get your free @... address at Yahoo! Mail.
    Your message has been successfully submitted and would be delivered to recipients shortly.